第4040期 光影流年 董建蕊:那位修鞋的老人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22-03-31  浏览 次  

  哲学家的智慧,是沉思后的总结;平凡人的智慧,是生活中的沉淀。董建蕊老师笔下的这位修鞋老人,就是沉淀着生活智慧的平凡人。“活是小活儿,但人要做大写的人”,看似修破鞋烂衣,实则修人格品性——诚实坦率、乐观豁达。而懂得用眼去观察,用心去感触,用笔去描绘的人,莫不亦为生活的智者?

  生活真的很奇妙,你永远无法预料给你人生启迪的触发点会在哪一刻以何等形式出现。可能是深谷的一片幽兰,可能是堤岸的一树杨柳,也可能是街头的一位路人……董建蕊老师便从一位修鞋老人的身上悟到了“鞋穿多了,总是会坏的。但,没关系,修修就好了。新鞋,旧鞋,舒服就是好鞋”的人生哲思。让我们一起随着董老师的文字去看,去听,www.900588.com去感悟。

  每次回家,总要去锦绣广场,也总要向它旁边小区门口望望那位修鞋的老人在否。若在,总是要去站一会儿或坐一会儿。喜欢那种家的味道,喜欢他身上传达的那种城市的烟火气,只是喜欢透过他去体会我们平凡人物艰辛生活中透出的那种阳光的味道。若不在,总是免不了要失落一会儿。

  不论哪个城市,在某个角落总可以看到一位修鞋的老人,在喧嚣中透出某种辛酸。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名字,穿着不同的衣服,但一般都有共同的特征——肮脏的布满色块的围裙,佝偻的身子,埋头于手上的活儿——活脱脱一幅静态的灰色肖像画。

  而这位老人却是不同的。也围着围裙,却是干净的;也弯着腰,并不佝偻;也忙着手里的活儿,但总是有说有笑的。他不但修鞋,还会修拉锁,能治疗脚气,吸引着人侃大山……似乎没有什么他不会的——当然,他应该也确实不会的很多很多。

  老人无论修鞋还是修拉锁都非常利索。瞧,又来了一个修拉锁的。只见老人上下来回试拉两次,不等来者言明就发现了症结,磨蜡后又在拉锁上不知怎么鼓捣了一会儿就大功告成了。“你不多鼓捣一会儿怎么多收钱?干脆换个新的好的,谁也不知道啊!”旁人打趣。“瞧你说的,咱是诚信经营!”老人干完活擦擦手,接着说,“活儿是小活儿,但人要做大写的人!”说完,围观的不约而同就是一阵掌声。“看看我这衣服,拉锁总不太灵……”熟人老李马上作脱衣服状说。“去去去……你那是刚买的新衣服,别捣乱了!”这一逗弄不要紧,来这里人更多了。不过,不似象棋围观人群的安静,倒是多了很多的家里的温暖。

  这倒让人想起上次来个小朋友修鞋,一看就是家里并不富裕的,准确说是比较困难。小孩上下衣服虽没打什么补丁却也都褪了色,一双鞋可以看出已经补过一次,这次是把几乎磨没了的皮子再换一块儿。老人看了看已经脱线的鞋帮,不太好补,可也没说什么,反倒是很开心地钉钉锤锤着忙活起来。孩子在一边看着周围人的脚,显出很难为情的样子。“four,three,two,one,ok啦!”几分钟后,老人最后开始了倒计时。“行啊,有两下子。”“你这个修鞋匠,不简单啊!”“洋气!”“亲,穿上试试。”老人仿佛得意地说,“不得劲儿,我再给你调整。”不知是被老人的话逗的,还是对修的鞋满意,这个孩子脸上终于有了笑意。“这算啥!咱是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看你这面相,你肯定不懂。”“光知道你懂手相,没想到你还会看面相啊!”“看看我这手,枯树枝子一般,皮糙肉厚,跟咱这儿冬天的土地一样,强力胶水都黏不住。可见这双手啊,早就注定我要修鞋啦。”……

  其实,这位老人谋生的家伙很简单,一架织补机、一个长方形的木头箱子,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的零碎物件:橡胶皮、小钉子、小铁锤、锉刀、剪刀、搭扣、胶水、线头、蜡头、各式拉锁……旁边有些已经修好或待修的鞋子、书包、衣服。但他与别人不同的是他的木头箱子上除了多了个广告牌子——治脚气神油,还多了一丝关怀,多了一份洒脱。来这里修补的大多是熟人或熟人介绍的,亦或是偶尔被这里的气氛吸引而成为“客户”的。这些“客户”大多一般临走付上一块,两块,三块五块的,也有“精明”的摆出菜场内厮杀的架势,讨价还价,软磨硬泡一番,老人也终会无奈地“唉,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远远地看着,不禁思绪翩飞。大多数人,当生活辛苦而又拮据的时候据的时候,当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单调重复的时候,总是牢骚满腹的,至少缺少“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的乐观,缺少“竹杖芒鞋轻胜马”的旷达。但这位老人却始终乐呵呵的,他不一定没有愁苦,只是他习惯把笑容始终挂在脸上,在瑟瑟风中给来自不同方向的人增添一抹暖意。他习惯“办法总比困难多”的乐观,他的笑容仿佛冬日的阳光,照得人心里暖暖的,亮亮的。

  这个老人,修补的不仅仅是鞋子,还有人的心灵啊:鞋穿多了,总是会坏的。但,没关系,修修就好了。新鞋,旧鞋,舒服就是好鞋!精品三肖